夜阑听雨

【铁善】黑狐

狐狸精铁善ooc


朋友,我最初是想与你谈谈近况,但我隐居至此,荒芜的屋子下生活一个荒芜的我,实在没什么好说。木屋对我来说颇矮,进屋的门框角生出一只蛛网,我总是压低头颅穿过去,试图和这个唯一的室友安然相处。

  

  那只蛛网渐渐变大了,因我不出门,总躲在床榻的阴影里窥探它,昨夜下了连绵的风雨,我真有些惊恐,拖着疼痛的双腿蹲在门框下面,紧张地瞧那网飘摇的根须。它终是比人还坚强的,我蹲了整个夜晚,直到清晨的阳光晃了眼,我才跌坐于地面,腿酸麻地毫无知觉,我却畅快地笑出声。朋友,室友仍在我的房门替我张开一面大网,你说,它的猎物是产生于门外还是门内呢?

  

  我因此久违地打量起这个旧屋,竟在布满白点和蕈的书桌(原谅我从不靠近书的集散地)里,翻找出几本闲书。风雨过后我的心情就极好,甚至坐在霉烂地有些发软的椅子上,仔细阅读起几篇志怪小说。我专心做事的时候觉察不到时间,当发现我又缺食了一天,我平静地滑至麻木了。我敲打着酸软的后颈,竟感知到窗外踏过一只活物,真庆幸我还没丧失殆尽的敏感,我倏忽间抬头望过去,期盼地去瞧这唯一敢靠近我房间的生命——

  

  窗外有一张很俏的脸,在夜的暗影里盛放惨白 ,向我妩媚。我呆愣地低头检查摊平在桌面的书籍,“公夜坐,有女子往来灯下,容光艳绝,心知其狐。”在这半寐半醒之际,书中精怪幻化而来欲解我寂寞吗。我看他,他也含情地回望我,我忍不住招手,他粲然笑了,融化了我因大胆地招徕惊出的汗,他轻忽地飘进来了。

  

  他步态轻盈,身挽黑纱,像一只灵巧的黑狐翩跹而至。他的黑发瀑布一样披在胸口,真像上好的绸缎,他身形健美,作为一只惑人的妖精实有些缺乏娇态,但于我来说,算不上太大阻碍。


评论(7)

热度(3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