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雨

【徐伯钧】意外来电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pp过生日啦!!pp生日快乐!终于给pp想要的梗炒出来了,也不知合不合口,总之就是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


  谭玹霖在裴家住的最后一晚接到了一通电话。

  

  彼时他心烦意乱地屏退众人,沐婉清心疼的望他一眼,就体贴地拉走了他气呼呼的妹妹。初拿起话筒时,什么也没听见,他问,是谁?对方没有回应。不耐烦地,扬了声音,又问,到底是谁?静的只能听到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他将听筒拉远了左右瞧了瞧,决定最后听一次就挂掉。

  

  谭玹霖听见了一声类似呜咽的轻微声响。








下↓文↓见↓评

碎碎念:为什么我的文每次发布都搞的像个summary?

【驴清】十五之后

壹,

  

  在陕北,一个男娃,憨头憨脑,浑身是劲,能吃能喝,持一种健硕的体态,就被取名叫驴驹。又者,生下来就倔,天性里揉进犟劲,不惹也燥,暴起更烈的吓人,索性就叫做驴子。修辞里的自轻自贱其实是一种深沉的祈愿,祈愿这样的孩子如一头驴子、驴驹,不拘吃穿的粗鄙,总也没病没灾,在野地里也能活得好,同驴子一样野蛮生长,能渡过漫长生活施予的道道坎坷。

  

  二毛驴虽不是生下来就叫二毛驴,但绰号的不雅本源轻的像山岭中的草沫,风一刮过,了无踪影,人们喊他,他也就憨实的接受了。十多年的光景,二毛驴已学会和这个名字和谐相处了,但新相识的人,很难将粗俗的名号与这位沉稳坚实的人牵上联系,经年的日月划刻出面目全非的痕迹,二毛驴和在喉咙里的家乡腔调随同青年岁月的莽撞和热血一齐磨灭了。

  

  就像如今站在被他锁在梦里的人的门前,春秋轮转,他不再凄惶忧惴了。他今天,是来颠覆房中人的,他来寻求的是破碎,和新生。

  

  尽管流离散落,又经毁弃逃匿,胡志清如一轮红日,永恒地普照。稳稳的一声“军座”,二毛驴利落地迈入胡志清的办公室。面前的胡志清因战争的颓势心不在焉,眼神一片空茫,手指随惯性旋转一枚放大镜,不平衡的两端晃晃悠悠地倒在桌面上,咯啦啦的渐无声息了。

  

  他站定在办公桌前,尝试平静地与对面人周旋。仅仅两个来回,二毛驴就知道自己隐匿的试探,不受控地从眼眶里钻出,在这个男人面前,他垒好的堑壕甚至抵挡不了不经心的一瞥。但胡志清迅速将自己从思虑中摘出,清和的面容浮掠一丝了然,闪烁的瞳仁轻扫,勾出个浅纹,宽怀地笑纳这些语锋契机,用体谅的口气软乎乎地说:“想说话,还要酒帮忙啊。”年长者脸上筑起明晰的神色,“就在我这喝吧。”眼睛弯的很好看,像是迟来的邀请。

  

  勤务兵没带来许多吃食,一只烧鸡,两坛白酒,零碎的花生米,二人就着黄昏的光下酒。胡志清坐在背靠大窗的双人沙发里,沙发太大太旷,衬得他异常单薄,二毛驴则独享一个单人沙发,壮硕的身躯给座椅填的很满。他侧头看到左臂旁的小几上,安置一个由彩色琉璃碎片黏成的台灯,室外的阳光铺下来,晃出细碎黄光,色彩零碎,光影浮摇。

  

  微光晃漾间,胡志清浴在碎影里,很温暖,如宝石碎片黏成的幻梦。他向二毛驴偏了几分面孔,背光的脸又浸入阴影,暗出一把愁绪。他像从二毛驴的梦境里光临,只这次缺少了他骤然醒来茫然四顾的一环,胡志清真真切切地坐在他面前,不再像深湖里的一缕月影,坦然地坐在阳光里,二毛驴的神经骤然发痛了。

  

  他好像从未和胡志清有过一场基于理性的沟通,最开始的他对于胡志清是个弟弟样的存在,混不吝地享受兄长似的宠溺和包容,后来他刚从蒙昧中迈出来,立刻踏入欲望的沟壑,总是用过于洪亮的嗓门口齿不清地表达混沌的感情。

  

  此时此刻的他已是另一个人,头脑里种下了人生的目标,很清醒。二毛驴用一种沉甸甸的语气开启话题:“您觉得,上海能守住吗?”随即眼看着胡志清的自欺欺人。

  

  “校长在上海亲自督阵,与将士同甘苦、共生死。”胡志清说得很慢,像是掺了一绺他都没察觉的犹疑,他轻抿杯中的酒,接着“作为军人,就是服从命令。”说罢阖上眼,像尊不忍世间疾苦的菩萨。

  

  二毛驴再张口时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尖锐,“那如果是个错误的命令,我们也得服从吗?”在荡然的光影里,二毛驴的脸有一股难驯的野性,他的领口粗狂地咧开,袖扣随意收拢到肘部,露出肌肉明显的小臂。胡志清显然是热了,脖子上浮一层汗,立挺的衬衫却照旧箍着他的身体。

  

  “命令没有对错。”胡志清极坚定的话音传过来,“绝对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他笑了一下,是成年人面对顽童唐突时宽和的笑。

  

  压下心内倏然窜出的暗涌,外在的二毛驴使用起耐心的语流:“几年前,我刚当兵那时候,您教导我,身为军人理应报效国家,战死沙场。”他说这话时音量不住大了起来,胡志清醉醺醺中浅笑着点头,迷离的笑眼里闪烁回忆的光。

  

  他凝视那怀念,带着酒气的痴迷,诘问的口气几乎软化成抱怨:“我对战死是丝毫无怨的,但我始终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要打中国人呢?”他在这个男人面前几乎退化成一个困惑的学生。

  

  这个问题似乎戳中了胡志清的心脏,他极为短促地大笑一声,“信仰。”他举起一只手臂在空中扬了一个半弧,“信仰不同,即是敌人。”


后↓续↓看↓评

【奕忻】卧鲤

睡#煎ooc


祁子俊以恭亲王的口谕打发了门外的侍卫,弓腰塌背,轻手轻脚地合上了房门。


室内蕴蓄着沉默与酒香,作为整间房唯一保有意识的人,他敛了笑,下意识挺直腰杆,浅踱到那副供桌——紫檀雕云纹的木塌,铺设宝蓝缎垫子,陈着一尊贵相的眠佛。


恭亲王。仅仅是在心声里的默念,他仍陡然升起僭越的惶恐,因醉酒浅眠在自家塌上的人,奕忻。


今辰他暂未接到通牒前,男人的薄唇被猩红的洋人酒液浸出血色,冷冷落落的眼里融一丝嘲,自己初次使枪的丑态没逗出男人半点趣味。他懊恼地耷了肩立在那,又听见男人漫不经心与他“打商量”,不过三五十万两的银子作个应付,他这个义诚信的少东家,要对得起这身深蓝官服的皮。


“国家有难,自当尽一份力。”他咽下一口苦,回府筹备银两,没想到,男人踩着昏黄的夕阳驾临了,携来那枚刻着“戒忘本”的元宝和一瓶透白的佳酿。


篆体的三字箴言铸在宝面上,背后印个足金戳记,沉甸甸的分量,几乎像个火刑烙在他举过头顶的手心里。


现下马蹄形的金元宝供在祁家祠堂,带来元宝的人堂皇地睡在祁家家主的塌。


他慢慢涌升一股奇异的感触,仿佛人浮在空中,以空前的姿态俯瞰、窥视。男人踩着夕阳驾临他的领地。他山西老家有个更阔的府,后院砌一个太湖石堆的池子,他时常居高临下地觑视从石罅中游出的金色鲤鱼。


某次心血来潮,将钓竿甩入浮着飞花的塘,灵动的金尾浮浮沉沉,见鱼终来咬饵,急急地拽钓竿,丝纶已断,那鱼吞了完全的饵,空荡的钩晾在水面。


【铁善】黑狐

狐狸精铁善ooc


朋友,我最初是想与你谈谈近况,但我隐居至此,荒芜的屋子下生活一个荒芜的我,实在没什么好说。木屋对我来说颇矮,进屋的门框角生出一只蛛网,我总是压低头颅穿过去,试图和这个唯一的室友安然相处。

  

  那只蛛网渐渐变大了,因我不出门,总躲在床榻的阴影里窥探它,昨夜下了连绵的风雨,我真有些惊恐,拖着疼痛的双腿蹲在门框下面,紧张地瞧那网飘摇的根须。它终是比人还坚强的,我蹲了整个夜晚,直到清晨的阳光晃了眼,我才跌坐于地面,腿酸麻地毫无知觉,我却畅快地笑出声。朋友,室友仍在我的房门替我张开一面大网,你说,它的猎物是产生于门外还是门内呢?

  

  我因此久违地打量起这个旧屋,竟在布满白点和蕈的书桌(原谅我从不靠近书的集散地)里,翻找出几本闲书。风雨过后我的心情就极好,甚至坐在霉烂地有些发软的椅子上,仔细阅读起几篇志怪小说。我专心做事的时候觉察不到时间,当发现我又缺食了一天,我平静地滑至麻木了。我敲打着酸软的后颈,竟感知到窗外踏过一只活物,真庆幸我还没丧失殆尽的敏感,我倏忽间抬头望过去,期盼地去瞧这唯一敢靠近我房间的生命——

  

  窗外有一张很俏的脸,在夜的暗影里盛放惨白 ,向我妩媚。我呆愣地低头检查摊平在桌面的书籍,“公夜坐,有女子往来灯下,容光艳绝,心知其狐。”在这半寐半醒之际,书中精怪幻化而来欲解我寂寞吗。我看他,他也含情地回望我,我忍不住招手,他粲然笑了,融化了我因大胆地招徕惊出的汗,他轻忽地飘进来了。

  

  他步态轻盈,身挽黑纱,像一只灵巧的黑狐翩跹而至。他的黑发瀑布一样披在胸口,真像上好的绸缎,他身形健美,作为一只惑人的妖精实有些缺乏娇态,但于我来说,算不上太大阻碍。


【远钧】孽子

徐家老宅,有一池满满的睡莲和几尾悠闲的锦鲤,徐伯钧喜欢,徐远就不怕周折地引了黄浦江的活水,养出了满池子的活泼泼。只赏玩的人透出沉疴病气,那些绿茵茵如伞盖一般的圆顶,在徐远眼中也暗沉腐旧下去了,他终究少了阅历和时光,不懂花和鱼有什么好看,不过是督军喜欢罢了。徐远叹了口气,接过下人端来的米粥,莲子粉兑了香稻米,用银吊子慢慢的熬起来的,费了好长时间,但愿刁钻胃口的督军能屈尊尝上一尝。


自从徐光耀背叛了他的父亲那天,徐伯钧再没能完整地吃一顿饭,徐远暗自思忖,支撑这副衰弱病骨的唯一念想,该是不死不休的父母心了。即使徐光耀是个白眼狼,也给他日渐残败的父亲和他这个讨人厌的养兄留下了老宅,不过少了些自由,却能长久地照顾督军,他十分甘愿。他看向埋在轮椅里的人,恍惚似水中的莲花化作人形,香能及远,久病未消磨掉气质上的潇洒,冷冷清清的,将要出尘。


徐远用手背试了温度,就蹲在神情懒散的徐伯钧膝边,想要喂他,直到白瓷勺抵上淡如莲瓣的唇,浸在思虑的人才回了神,出乎意料的温驯,抿了口粥,随后皱紧眉,将米粒和咳意一齐咽下。“有光耀的消息吗?”徐伯钧好像对他有一股天然的笃定,根本没将圈足看成阻碍,自然又依赖地向他询问亲生儿子的讯息,万事离不开他,和从前一样,徐远胸腔里漫上暖洋洋的饱足感。


“外面太冷,属下推您回卧房。”万事又和从前不一样,徐远的手握在轮椅手把上,认认真真地看向前方,生怕荡出一点颠簸。余光瞥着因没得到答复,假笑僵在脸上的前任督军,手指蜷在手帕里绞得发白,徐远也觉自己脖颈上的套索越收越紧。他从前总想,毕竟他没有相连的血脉,没有权力嫉妒,他只想当一把看尽主人阴险狡诈的刀,当一只垂涎主人信任依赖的犬。事实上,他并不很在意挥向亲身父母的屠刀是否由徐伯钧举起,狗就是这个德行,不管人类要利用它还是烹调它,它都不会改变对主人的忠诚,狗的忠诚是浸透在血液里的。徐远僭越地想过,这个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是因为某种更天然的悸动或者独一无二的缘分才得以指挥他,爱抚他,迁就他。到头来牵引狗绳的主人,仅仅把他比作一个幸运的符号,重击而来的认知险些让他破碎,足够复杂的情感竟令他产生向死的欲望,可笑的是,端详那柄代表解脱的枪械时,他这只忠心的狗,仍在担忧另一个摇摇欲坠的灵魂。


他留了下来,表面还是那条老督军最熟悉的狗,却不知平静的表皮下,内里在变质。“徐远,我在问你,光耀如今的情况。”比前一个问话严厉些,徐远腿弯刺痛了下,却仍顾左右而言他,亲眼看爱子的父亲加倍心焦。


“督军晓我今晚吃的什么?”


“哦?吃的什么?”徐伯钧敷衍地加快语速,已开始不耐烦的搓上了拇指,因缺少块温润的触感,僵住了,权柄早被亲儿子骗去了,他总算对自己的情景有了几分了解。


“豹子心肝熊的胆。”


“喜欢就叫厨下多备——你说什么?”离奇的话终是打碎了长者的漫不经心。徐伯钧的儒雅和善面具般镶嵌在脸上,看得久了,总能品出一些假来。面具背后的真实面目,鲜为人知,最清楚不过的,只有一条忠心的狗。


这狗的獠牙呲出来,脸上却还是一片乖巧,“督军,少爷如今没有危险。”


浮在面皮上的光白瓷具,裂出一丝狰狞,“你什么意思?”


徐远简直要笑出声,“字面意思。”猎狗的决心不会动摇,没吃到心仪的骨头前,他矮下身子等待着猎物的犹豫徘徊,势要一击必中。


永远温驯的猎犬明晃晃展露出尖牙,犬被他精心饲养的极凶猛。如今,这狗有了自己的精魄,旦夕间展示出噬主的威力。徐伯钧面上略有微色,心内却惊人的冷漠,这柄凶器经他一手磨砺,每一道伤痕,每一丝血色,都刻着他徐伯钧的名字。现下只是刀兵震上钢铁,一时麻手。他只要拿捏得当,徐远仍会是他趁手的兵器。


“阿远,不要闹了,说吧,你想要什么?”他语气平淡,眼神无奈中泄出一点宠,仿佛徐远只是一个发脾气的小孩子。徐伯钧对孩子总是宽容的。


好早前的一天,徐伯钧蹲在水池边担忧地望,佝着背,一头乌黑的发,袅袅地搭在白皙的脖颈。他语气温和地哄戏水的徐光耀,快快上来,仔细着凉。白白胖胖的小团子哗啦地划到池子边缘,手里还攥了保护他的下人给他折的莲蓬,其实为了安全,池子边缘很浅,但做父亲的还是忧心。嫩生生的孩童刚刚走近,健壮的军官就抱紧了他的儿子,又举又亲,两把声音笑得清脆欢愉。碧绿的莲蓬垂到徐伯钧整齐的发上,捻了两绺遮住了严肃高挺的眉骨。乖巧陪站在旁的徐远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紧走两步,一把抓住徐伯钧的衣摆,白色的布料被小娃娃身上的水渍洇湿了,紧贴在浅色的肌肤上,蜜般的光泽。徐伯钧为他突然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又笑起来,眼睛弯的像月牙,隆起饱满润泽的笑肌。“我们阿远这么大了还会吃醋呐。”声音浅浅的,没在和他说话,是与那抹接过徐光耀的温柔纤细的身影调笑。随后徐伯钧弯下膝盖,真的掐住徐远的腋窝,举起来,轻松的像在举一只狗崽。那会他已经到了能够保留记忆的年纪,徐远心甘情愿地掉落进那丛温煦阳光下的琥珀花束。


想到那副图像,徐远觉得他迈过岁月的艰难和委屈,徒劳生出的不甘和纷扰,都变成金黄的叶,自然而然地凋落了。他好像哽咽了一声,随即徐伯钧那张严峻的脸上,绽开一抹慈蔼的笑容,“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徐远想要什么,他从不敢说,他要决意完成不可能完成之事,他要开辟,他要毁灭。他是被处罚的西西弗,势要将那块沉默的岩石安置山巅。水面怎么能留下字迹呢?徐远无数次在徐伯钧敞口的鱼缸里用手指划拉着,总是留不下那三个字,烦躁地狠了,捉住了水下安眠的白鲤,鱼尾溅起的水花砸在他唇角,又醒悟,颇为慌张地将鱼抛回水中。


“你又顽皮?像个孩子。”


“我不是孩子了!我要你,我只要你!”经远的批评终于被炽烈的青年反驳,话中的深意顺着那双野狗般的瞳孔,射出渴切的光芒,年年月月的欲念越撑越满,他几乎像是个漏了气的气球,软绵绵地瘪在了徐伯钧脚边。


似乎是天长地久的寂静,徐伯钧才从震惊中缓过来,看到他处变不惊的脸上被自己吓出涟漪,徐远升起一阵诡秘的快感。徐伯钧用纤长的指头点着他,比他任何时候从激烈咳意中恢复还要再抖些,“你个逆子!——喝骂的话不止四个字,但其余的怒意还没经年迈的督军编织成语言,就被徐远的惊人之举吓退,散成断续的喘。


徐远含住了徐伯钧的手指。



芙蓉帐暖

@Perseus 太太的妻妾成群AU的一段劈达不溜劈!

前文请看https://soioveyou.lofter.com/post/1e2d056e_2b40b836d



灰色的院墙,大红色的灯笼,在新房外转出红彤彤的光。


陶书利着一身百褶彩绣镶边红裙,金丝滚边的波纹裙裾,绣着一片精致的牡丹花,两只蝴蝶无拘束地在馥郁间蹁跹,比他如今自暴自弃地装睡强了不知多少。一股午后腐败阳光的气味,混着刺鼻的浓香收拢,火红的绣被盛开大朵的海棠,乳黄的纹样簇拥着床上的人。陶家大少爷,眼睛阖得死紧,只能抓住偶尔在睫毛边上的颤动的一滴光亮,被漫屋的火光与织锦映成了血红的色彩。


香烛的气味呛得喉咙难受,它不时传来的一声噼啪就惊的床上的新娘眼皮颤抖。


不要抖,陶书利心中兀自念着。


烛芯塌落进灯油里,烧出一缕黑烟袅袅消散在空气里。


不要哭,陶书利掩在宽大裙摆下攥紧的手,指甲紧紧地陷进掌心的嫩肉中。


“陶书利。”严厉的声线从斜上方传来,是站在那许久的新郎张了口,叫人发现他原来不是一尊蜡像,会说会动。陶书利仍闭眼,拒绝参与这场沉默的拉锯战。


“少爷。”冰凉的指头搭在陶书利脸缘,蛇信划过般,带起了陶书利后心一阵冷汗。




老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