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雨

一次大过

双关
ooc都是我的锅
 
 
  现在,流言这玩意儿传得最快。并且,越坏越快。
 
  所以高三十班的程倩倩同学星期天被强奸这件事,星期一早上就传了个通彻。
 
  而关宏宇同学进入校长室,之后的骂声隔壁班都如雷贯耳,无疑添了一把火。
 
 
 
  关宏峰心情不太好,因为中午他弟竟然没来找他吃饭。表面平静内心汹涌的他准备去找他弟问个究竟。
 
  结果刚出食堂就被一群人围住,嘴里骂骂咧咧诸如“人渣”“狗屎”“要不是未成年” ,还有的嚷嚷着“替天行道”撸起袖子就要打人。
 
  在同班同学把一头雾水的他解救出来后,关宏峰冲着天台飞奔。脑海里浮现同学的话“咱们学校的程倩倩被强奸了,据说是你弟干的,他今天去校长室自首了。”
 
  这不可能!
 
  关宏宇!
 
  天台的风有些大,关宏峰眯起了眼,看见自家弟弟靠着栏杆,不听话的白衬衫扣子解开到胸前,手中的烟快烧到手指也没发现。平常痛快的人眼里竟起了忧伤。
 
  看到他来,关宏宇立刻掐灭了手中的烟,清脆的“哥”还没念完就被拳头咽回了肚里。
 
“说,到底是谁干的?”冷静低沉的嗓音开了腔,听的揉脸的人打了冷颤,天没那么冷啊?
 
“就是我干的,大丈夫敢做敢当。”机关枪一般说了出口,生怕慢一点就失了勇气。
  
  楼下的警笛响了起来,关宏宇缩了缩脖子,“哥,应该是找我的,我先走了,照顾好妈妈。”拿起校服往楼下跑,仿佛上面的是什么洪水猛兽。
 
“这事没完,关宏宇。”像一缕风飘进关宏宇的耳朵,他摆了摆手,没敢回头。

  

  24小时后,某刑警大队副队长的桌子上多了几份文件。里面详细的说明了富家子赵某强奸并利诱关宏宇顶罪的事实。副队长抬起头盯着对面坐在椅子里的人。

   眼眶发青,嘴角带伤。明明是个孩子眼里的成熟却又彰显这主人的不凡。

  “关宏峰”副队长认真的念着文件上的名字。“你怎么肯定你交上来的文件会给你弟弟翻案,你甚至连个实在的证据都没有,就这么随便的一份文件,不,这就是一个故事,你就敢拿来给警察看?你知不知道这是在浪费警察的时间。犯法的。”后面的语气加重了不少,企图吓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刘队长,你有孩子吗?”对面那镇静的语气一点都没受影响。似乎没想得到回答,关宏峰继续说了下去。
 
“看你桌子上的相框摆放的在容易看到的位置说明你是个家庭和睦的人。你眼眶发青身上有一股奶粉的香味,说明你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你杯子旁又有个粉红的发卡,在我进来的时候你还在抚摸,你很爱你的女儿吧。”

  关宏峰没有搭理对面人震惊的眼神,继续开口:“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我妈拉扯我俩长大,作为一个女人真的很难。我弟好几次不想上学,想出去打工维持生活被我打回了学校。我成绩不错,本想考上大学就能挣钱养活他俩,可是前天我妈在菜市场晕了,大夫说是癌症,需要钱治,很多钱。”说到这里关宏峰深深呼吸,在忍受什么一般。

  刘长永望着对面的孩子,美好的年纪,优异的成绩,本来应该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却有太多的东西压在他肩上。想到家里那个小家伙,刘长永的眼神柔和了几分,“我很同情你,但是警察看的是证据,不是感情。”

  “我有姓赵的自己承认的视频,刚刚跟您说那些话,是在确认您到底是不是一个公正的警察,现在我很放心把证据交给你。”

 

  一开始姓赵的找上他的时候,关宏宇是拒绝的。并且揍了他一顿。

  可是当他想起昨晚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讨厌他抽烟的哥哥竟然拿走了他嘴上的烟,抽了起来。

  “我不念了,过两天找个地方打工,挣钱给妈治病,你给我好好上学知道吗。”

  路灯暖黄的光打在关宏峰的额头,却照不
亮那人乌黑的眼。

  “哥,要不念也是我不念,我学习又不好,还有力气,我能赚很多钱,给妈治病供你念书。”关宏宇把胸脯拍的震天响。

  “屁话,你能成什么事,好好学习以后才有条路可以走。”不想在说下去的关宏峰踩灭了烟,走在了前面。

   “放心,哥,我养的起你。”关宏宇跑上去搭上了关宏峰的肩。

  二人的影子蔓延,散尽在光里。

  关宏宇抬起头:“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加钱。”

 

  铁门被开启,关宏宇走出黑暗的牢房,那个什么刘副队长走在前面,“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想的,真要判刑了你小子等着蹲十年八载的吧。你得感谢你哥,他给你救出来的。”
 
说完闭嘴,任凭那个小子如何追问也不再回答他。

  走出看守所,阳光撒在关宏宇脸上,他第一次觉得那光真是好看。阳光下的人仿佛渡了边的柔和,他冲去拥抱了他,力道很紧,舍不得松手。
 
“没事就好,以后不要胡闹了。”关宏峰轻轻拍着关宏宇的后背,顺便撸了两把手感颇好的头毛。

  “哥,你别老碰我头发,秃顶了咋办,以后撩不到妹子了。”

  “就你这德行,不会有妹子看上你的。”

  “你别忘了咱俩长一样。”

   二人渐行渐远,阳光下的影子被拉长,直至融合到一起。
 

他不爱我

还债
 

  他到底爱不爱我?
  关宏峰在心里想。
  看着酒吧里和女孩们笑成一团的弟弟,关宏峰眼里泛着好笑,多少还有些酸涩。
  真不像昨天醉酒把他逼到墙角要亲的人。
  许是看他无聊,他弟从人群里挤出来,眼睛弯弯:“一点也没有来酒吧的样子” 硬是把酒杯塞进他手里,不顾关宏峰的反抗地开始解开他的扣子,得到了他无奈的表情,笑的开心:“这才对嘛”拿走酒杯返回人群。
  握紧了手里被玻璃杯带走的温度,看到关宏宇和一个紧衣皮裤的美女嬉笑打闹,言辞暧昧。
  关宏峰心里啐了一口,长成这样还撩人姑娘,真不要脸。
  不过想着弟弟好不容易可以重见天日,也只好陪他胡闹。
  一双犀利的眼望进红灯绿酒。
  你说,他到底爱不爱我?
 
  回家的路上他弟生怕他吓到,扯着嗓子嚎:“千年等一回~”被一个大叔开窗户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
  关宏宇扯了他的手就往家跑,两个人进屋面对面靠着墙,不知谁起得头,二人放声大笑,似要把之前的憋闷恐惧笑个干净。
  就算没开灯,关宏峰还是看清了那在黑夜里泛着光的眼睛。胸膛里那颗因为跑步极速跳动的心,没停歇地又跳了起来,砰砰撞击诉说这它的不满。
 
  沙发上,关宏宇撕毁一张通缉令,轻浮地开口:“哥,你为我丢了工作,以后只好我养你了。”
  关宏峰面无表情:“免了,你能养好自己我就放心了。”说着给他端来一杯蜂蜜水解酒。
  似是没浇熄那股子热情,关宏宇喝了口水又开口:“哥,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爱上我了?”
  “再过两天你就去找工作吧,实在不行我这还有十万你拿去做生意,怎么说日子也要过下去。还有高亚楠对你很好,人家一直等你的……”
   关宏宇忍不住的把纸屑丢到他哥脸上,心里响起苦闷的声音,你只回爱我就好了阿。
  
  关宏宇枕着来之不易的枕头,闭着眼睛描绘身旁那副睡颜。
  他到底爱不爱我?
  关宏宇一直不敢想这个问题。

长大后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关宏宇最后活成了关宏峰的模样。
  沉默寡言,洞悉分毫。
  周巡打来电话,有一处抛尸地点被发现。他拨开窗帘,天灰蒙蒙的,围好围巾赶去现场。在车上整理思绪,串联线索的同时想到明天那个日子,尽快解决吧,不能再拖了。
  一连串的分析让周巡称赞连连,“老关这脑瓜越来越聪明,一点也没受影响嘛。”一旁的周舒桐手肘直接招呼上腰眼,硬是憋回了没眼色的话。
  描述完凶手特征,关宏宇转身就走。手揣在兜里有点发麻,伸出来甩了甩,呼出一口气,白雾散在眼前,凝成了什么模样。
  第二天清晨,关宏宇拎着一扎冰啤酒,偷摸的摘了一朵楼下超市老太太种的玫瑰,还带着点露水,像极了那人推理时亮晶晶的眼睛。
  关宏宇靠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上,喝着啤酒,身边有一株鲜艳的红玫瑰。“哥,我现在可厉害了,破案子破的和你有一拼了。”
  “哥 我学你学得可像了,周巡那小子都看不出来。”
  “一开始我也挺害怕的,回队里后我只好装深沉,才没人来打扰我了,后来”关宏宇顿了一下喝了口酒“后来阿我发现不说话挺好的,我就一直装下去了呗。”
  “哥,我现在不用做俯卧撑都瘦了,小周天天让我多吃点,我厉害吧。”
  “哥”声音似乎带了点哭腔“我TM现在看什么都像你,前两天有个男的穿着和你一样的风衣,我直接就抱上去了,人以为我变态呢,差点就报警了。”关宏宇捏扁了易拉罐,望着扭曲的瓶子出神。
  “哥 我好想你,我想你想的快要死了,我好像和你一起走阿。你等我,等关宏峰美名远扬的那天,我就去找你。”

没人知道他要服刑的前一晚,那人动用了什么手段,将他迷晕交换。关宏宇在醒来时,不知为何,枕头湿了一片。手里纸条写着:
  哥哥没法救你,替我好好活着。
  那天,关宏宇对着镜子哭了好久。

  “哎,你们知道吗,听小汪说,有一次看到关队照镜子,脸绷的比以前都严肃,说来渗人,当时关队照着镜子,眼泪就流出来了。”